您现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湖南 > 社会

槟榔上瘾者:没人比我更了解槟榔的毒害,但我戒不掉

潇湘眼杰 2021-11-25 15:39:40 阅读:2395 来源:潇湘眼/文章维 分享:

提要湖南是全国最爱吃槟榔的省份。

湖南是全国最爱吃槟榔的省份。据企查查公布的最新数据,我国槟榔相关企业有2.6万家,湖南省内分布15618家,为全国第一。

湖南人跟槟榔的缘分可谓由来已久。

《湘潭县志》记载,从清朝顺治六年,也就是400多年前的1650年开始,清兵在湘潭屠城九天,县城数万人口,只剩下不到一百人。一个老和尚在湘潭境内收尸,口嚼槟榔避疫,当地人见状纷纷效仿,久而久之,湘潭人形成了嚼槟的习惯,并将槟榔文化扩散至整个湖南。

近年来,槟榔所代表的地域文化和国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相互攻擂。长期大量食用槟榔或槟榔制品,会造成包括口腔疾病在内的多种疾病,严重可能导致口腔癌。

槟榔就跟香烟一样,人人都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,偏偏就是戒不掉。走在长沙的街头,嘴里嚼着槟榔的行人随处可见,他们都知道槟榔的危害,又有各自的理由难以摆脱槟榔的束缚。潇湘眼采访了四个职业不同、年龄各异的“槟榔患者”,想听听他们在真实心声。

每次吃槟榔,我会安慰自己能成为特例

大彭 53岁 工厂工人 吃槟榔20年

我记不清我第一次吃槟榔是什么时候,时间过去太久,但我清晰地记得,当时吃完后面红耳赤,远不像现在吃槟榔时的舒服。

吃完槟榔后会感觉身体发热,头有点晕,觉得难吃,但看着同事津津有味地嚼,我不敢露怯,只好霸蛮吃完,之后越嚼越有甜味,就这么喜欢上嚼槟榔。365天从不间断。

从3元一包的“七妹”、“小龙王”,到5元一包的“青果王”,再到10元、20元的“湘潭铺子”,最后到现在50元一包、100元一包的“和成天下”,槟榔的口味和品牌越来越多,价格越来越高,我每天吃的数量也越来越多。

我现在每天吃槟榔的花费将近200元,相对我的收入水平来说,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我曾多次下定决心要把槟榔戒掉,但每次一到个熟悉的环境,看到别人递来槟榔,就完全失去了挣扎的勇气。

很多人会为我的健康着想,劝我戒掉,向我普及嚼槟榔过量的危害,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?

我每天刷口腔癌的视频,分析槟榔具体成分的新闻,那些劝我的人不知道,关于槟榔的危害,我了解的要比他们多太多了。我清醒地明白自己正在一条危险的路上走下去,可每次欲望来袭时,我却只能安慰自己,或许我就是那个“幸运儿”。

年复一年,我一直在跟自己讲:“明年就开始戒”

彭航 体育老师 25岁 吃槟榔8年

如果时光能回到高二的那个夏天,我绝对不会去吃那一颗槟榔。

我是篮球特长生,相比其他同学,我们特长生肆意很多,高中有一些老队员偷偷地往学校里带槟榔和烟。我喜欢跟风凑热闹,难以拒绝队友递过来的槟榔,就这样上瘾了。

第一次吃槟榔的体验很不好,劲大,脑子昏昏沉沉的,只想睡觉。可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哪能在队友面前露怯?每天看着队里的老大哥们吃槟榔,我觉得他们挺帅挺man的,就情不自禁去模仿。当时学校里不卖槟榔,大部分同学不吃,这让青春期的我更加得意忘形:嚼槟榔不仅能带来好的口感,更能彰显出自己的特立独行。

上大学后,网络上关于槟榔危害的新闻越来越多,长辈、朋友、老师们都苦口婆心地劝我戒掉,我也不再觉得嚼槟榔能彰显个性。但上瘾容易戒瘾难,每次一到打球、上网、玩游戏等时间段,我就习惯性往口袋里摸,摸不到槟榔就感觉嘴里枯燥无味,没有精神,心痒难耐。尤其是在网吧通宵打游戏时,到了后半夜,又困又累,满脑子只想有颗槟榔能给自己提一下神。

每次戒槟榔失败时,我就会劝慰自己“我现在还年轻,嚼槟榔的年月也不算太长,身体暂时不会出现问题,等我年纪再大一点,那时意志力肯定比现在强,那时再彻底戒掉”。可转念一想,从高中到大学,从大学再到参加工作,我拖了一年又一年,一切说辞都是自己在欲望面前找的借口罢了。

槟榔和香烟是“毒药”,也是我运输途中最可靠的“朋友”

文科 大货车司机 43岁 吃槟榔15年

我从28岁开始跑长途货运,别人羡慕我一年收入不菲,时间还自由,他们却不知道,我每一次出车都是跟死神在博弈。

开大货车是一项高强度的工作。送货一次需要15个小时,中途除了卸货能找时间眯一会儿,没有时间可以休息,过程中很容易疲倦、困乏。

这种情况下,槟榔、烟就是保障我生命安全的“保护网”。每次出车前,我会在车里准备一条烟、一大袋槟榔、一箱红牛,帮我醒神。

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出现毛病。长期食用槟榔,我几次患上急性肠胃炎,半夜被送到医院。医生一再嘱咐我注意饮食,烟酒槟榔要少碰,给我详细介绍了长期过量食用槟榔带来的危害,加上我平时在网上看到的相关资料,我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是在服用“慢性毒药”。 

我试过出车途中不抽烟不嚼槟榔,但长期习惯影响,我驾驶几个小时候就会感觉到疲惫,想打瞌睡,有一次差点撞到路边栏杆,吓得冷汗淋漓,赶紧开车去最近的商店买槟榔。

我开了15年车,见过太多同行因为疲劳驾驶出事,我就知道,我根本离不开槟榔。

或许有一天,我会在医院手术室里接受口腔癌手术,这是我自找的,怨不得别人,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活着,消耗自己的青春、精力、甚至时间来换取自己和家人更好的生活,我没得选。

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是愚蠢也是心酸,更是知识分子的执拗”

老朱 大学教授 56岁 吃槟榔10年

很多人的固有认知中,我是高级知识分子,应该注意养生,但我的书房里,烟灰缸基本是满的,垃圾桶里总是有一大堆槟榔渣。

评为“教授”后,我的压力更加大了。古人讲“在其位,谋其政,方能成其事。”我战战兢兢,生怕自己做得太少,愧对学校和学生的信任,而且我已经50多岁,功名都看得没那么重要了,满脑子只想着趁身体还康健,思绪还清晰,多做一点有用的学问,为社会发展贡献一点绵薄之力。我白天给学生们上课、改作业,晚上回来后做学问,写论文,每天基本搞到凌晨才睡,烟和槟榔便成了我熬夜时最忠实的伙伴。

迷上槟榔是10年前写书的时候,当时想把自己的一些感想和发现,用轻松、不学术的方式表达出来,决定写一本偏小说性质的书。当时经常熬夜到两三点,香烟抽多了,嘴里全是苦味,就想吃点槟榔来提下神,让口里多点味道。

10年前槟榔远没有现在普及,很多人不知道槟榔的危害有多大,但我的一个医学教授朋友,已经向我说过无数次吃槟榔的危害——虽然他知道没什么用,就像他自己吸烟一样,谁劝都没用。

我没想过戒掉,我知道我也戒不掉,我现在每天的生活非常的固定且枯燥:起床、上课、改作业、回来做学问。与其说我是迷上了槟榔,不如讲是迷上了现在的生活节奏。我不去害怕口腔癌,生老病死乃人之常事,并不值得恐惧。我年纪大了,只想同时间赛跑,多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这大概就是知识分子的执拗吧。

Tags: 槟榔  上瘾  毒害  湘潭人  口腔癌 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