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头条 > 科技

任正非:华为去年研发经费为238亿美元,3年内完成1.3万多颗器件替代开发

奔跑的小马 2023-03-19 01:35:35 阅读:2992 来源:观察者网 吕栋 分享:

提要2022年华为研发经费为238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639亿元。

“我们现在还属于困难时期,但在前进的道路上并没有停步。”

“我们用三年时间内完成13000+颗器件的替代开发、4000+电路板的反复换板开发......直到现在我们电路板才稳定下来,因为我们有国产的零部件供应了。”

“当然,我现在也不反美,我们想成为最先进,就必须向一切先进的人学习。”

“中国提出‘东数西算’这个概念,美国是做不到的,因为美国经济是私有制。”

近期,有一段时间未露面的华为总裁任正非,在“难题揭榜”火花奖获奖者及出题专家座谈会上谈及了华为的近况,以及诸多人才、教育和校企合作方面的问题,同时还“剧透”了华为2022年的研发投入情况。

华为总裁任正非(资料图)

“美国狠狠制裁我们的时候,徐直军对我说了一句话”

根据上海交通大学等多个国内高校官网3月17日发布的信息,华为把产业中的挑战难题向全社会公布,特设立“火花奖”,以表彰解决了挑战难题的专家。2月24日,为感谢全国火花奖获奖者对于产业界及科学界做出的重大贡献,华为在深圳总部组织了与部分获奖老师与专家的座谈会,任正非发表了讲话。

在回忆过往时,任正非提到,他年轻的时候“很崇拜西方”,因为西方科技非常发达,而在那个年代,书是非常宝贵的,很难看到一本好书,想读书但买不到书。他透露,华为成立以后,曾提出一个口号,要用世界上最好的零部件和工具造世界上最好的产品,“我们实现了”。

“后来突然受到制裁,别人不能给我们提供零部件、工具......,我们就傻了。”

任正非在讲述时坦言,“世界上最好的零部件很多是来自美国的,实际上我就是亲美的。当美国打我们一棒,狠狠制裁我们的时候,徐直军(华为轮值董事长)在办公会议上对我说了一句话:‘美国没有明白,他们这一棒打下去,把一个最亲美的人,变成了一个最反美的人’。”

“当然,我现在也不反美,”任正非表示,我们想成为最先进,就必须向一切先进的人学习。美国在科教上的软实力,还是我们用几十年时间达不到的。美国的政治家也是一轮一轮的,美国几百年的创新土壤,不会因他们而退化。

他提到,幸亏华为用了近二十年时间,在基础理论上作了准备,投了几千亿培养一批研究基础理论的科学家、技术诀窍的专家。他们一直在爬科学的“喜马拉雅山”。当华为受打压时,就请这些科学家到“山脚”来“放羊”、“种地”......拿着“手术刀”参加“杀猪”的战斗。

“我们用三年时间内完成13000+颗器件的替代开发、4000+电路板的反复换板开发......直到现在我们电路板才稳定下来,因为我们有国产的零部件供应了。今年4月份我们的MetaERP将会宣誓,完全用自己的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编译器和语言......,做出了自己的管理系统MetaERP软件。”任正非透露。

在2023年新年致辞中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提到,2022年,是华为从应对美国不断制裁的战时状态,逐步转为制裁常态化正常运营的一年,也是逐步转危为安的一年,预计全年实现销售收入6369亿人民币,经营结果符合预期。

任正非在此次座谈会上表示,华为现在仍属于困难时期,但在前进的道路上并没有停步,2022年华为研发经费为238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639亿元,同比增长15%,营收预计比上年多1亿元),几年后随着利润增多,华为在前沿探索上还会继续加大投入。

“过去我们大量的研究都与西方国家大学合作,目前已开始和国内大学加强合作,这与我个人的指导思想变化有关系。我们往更前沿走的路上,逐步也会在国内加强这方面的合作。”任正非说道。

“高校的研究跟我们公司的研发没有直接关系,因为高校要担负起高校的任务,它是一个很广阔的观念。”任正非表示,华为与高校合作,只是放进去一点东西,通过高校的力量来释放,充分发挥高校学者的作用。比如,高校喜欢“面条”,我们放了点“味精”。

“其次是识别出一些优秀学生,就是我们的种子。”任正非说道,“如果他生活确实困难,暑假可以到我们公司来实习,这样他也有钱去付学费。还有各种方式,比如我们的竞赛组织是在全世界开展的,并非只在中国高校。我们需要在全世界吸纳人才,才解决了我们的一些问题。”

上海交通大学官网截图

“将来也可能向谷歌学习”

在开场后的问答环节,当谈到最近火热的AI大模型时,任正非表示,未来Al大模型领域会风起云涌,不只是微软一家。人工智能软件平台公司对人类社会的直接贡献可能不到2%,98%都是对工业社会、农业社会的促进,而Al服务普及需要5G的连接。

“德国之所以这么挺华为的5G,因为它要推进人工智能对德国工业的进步,德国很多工厂的生产无人化。”任正非表示,大家要关注应用,尤其是工业、农业社会的应用,模型的应用有时比模型本身还有前途,但华为除了做Al底层算力平台,应用平台不是华为的选项。

“我们公司别的都不会,所以我们只好聚焦在这方面,为建立一个适应社会需求的算力平台而奋斗。底层平台会开放这点是徐直军对我讲的设想,在2%的平台贡献里,我们占一点点就行。ChatGPT对我们的机会是什么?它会把计算撑大,把管道流量撑大,这样我们的产品就有市场需求。”任正非说道。

他补充称,华为的算法是解决算力的算法,精力主要放在如何用算法来降低大流量过程中的消耗问题,只做“黑土地”基础平台。“原则上,我们不做解决客户应用的算法,为业务服务的算法部分,只有客户才搞得明白。数据是人家的,我们最多是借用一下。”

“我们将来也可能向谷歌学习,做一些没有现实意义的研究,不一定跟华为的业务有关,其实就是给人类社会多做一点贡献。当然,我们现在还没有那么多钱,当纯利足够多时,我们的科学前沿就要推进一步,从火花变到宇宙去。”任正非说道。

他还提到,未来走向信息社会,数学的重要性越来越高,人工智能都是数学,算法问题就是数学问题,所以华为重视数学方面的研究等。

“中国的未来需要百花齐放”

在此次座谈会上,任正非还谈到了不少关于教育、技术和人才培养的话题。

当提问者问到“华为在未来技术人才方面的需求”时,任正非表示,科学与技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科学是发现,技术是发明。科学就无尽的前沿,未知的才叫科学。从这个角度看,教育和科学是一样的,教育不一定要有准确答案,准确答案不一定是学校的需求。

“如果教育总是追求结果,学生思想就会被约束。所以,不能太实用主义,以需求为导向,牵引中国前进是不够的。”任正非认为,企业的需求是现实性的,因为企业必须要解决现实问题,但教育不应该集中在现实需求上,要面向未来。

他以深圳为例提到,“深圳前段时间的改革很好,博士生做中学老师、小学老师,这就是国家在进步。在小孩时期就要启发他未来的理想是什么,不要等他快老了再告诉他,就会错过一个最好的创造发明的时代。”

“因为最具创造性思维的是儿童时期,他想象的空间、想象的人、想象的人际关系是我们都想不到的,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把他们整齐划一齐步走呢,为什么不能允许他们有点步伐不一致呢?中国的未来需要百花齐放。”任正非坦言。

当谈到青年学者和中老年科学家的关系时,任正非表示,年龄大的科学家,人生阅历很丰富,对系统架构的认识很清晰;他们向青年人阐述架构模型,年轻人有奇思怪想就容易突破,这个架构里的缺陷就容易被修复了;有些人深入实践,在工程实现方面积累了丰富的Know-How经验,善于解决复杂的工程问题,被称之为工匠科学家。

“最有创造力的是年轻人,但最有架构能力的还是有经验的老专家、老教授,他们对整个架构有很清晰的认识。所以,要将老、中、青结合起来,国家才能够攻克大的难关。”他说道。

在谈话的字里行间,任正非似乎也阐述了“火花奖”的内涵。

他表示,华为内部叫“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”,主要是集体智慧互相挤压、互相冲击,你的思想点燃他的火花,他的火花燃起了熊熊大火。个体的发明要有群体的平台,把火花变成熊熊大火。怎么把这个平台团结起来?大家就会一心一意去抬—个“轿子”。

谈及华为自身人才培养问题,任正非认为,华为需要有破题能力的人才,全面发展的人对华为作用不大。

“比如‘火花奖’就是破题,你也可能是‘歪瓜裂枣’,除了破这道题,其他都不太懂。全面发展是培养领袖的。到博士不应该全面发展,在哪一点能够突破就行,我们应该改变对博士的评价体系。如果能改变,对下一代孩子是很有价值的。”任正非说。

近期,华为“天才少年”离职创业一度引发热议。任正非透露,进入华为公司,“天才少年”这个称呼就没有了,定位“天才少年”主要用于入职的定级定薪。他坦言,华为不能垄断人才,员工想出去创业或到其他公司去,人尽其才,发挥他的价值,对国家都是有用的。

“过去有个电影叫《中锋在黎明前死去》,我们垄断人才,没有用也扣住不放,消磨他的青春,而且还要给他发工资,两头不讨好。我们对人才机制也有反思,比如有些人进入公司以后,没有很好使用到他最擅长的地方,没有发挥作用等于浪费他的青春。”任正非说道。

他指出,人才关键看怎么用,华为强调专家垂直循环机制,专家不能在一个岗位呆很长时间,要到前线作战去循环,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他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去解决实际问题,垂直循环下去不一定降薪。当然,不合适的人也面临着淘汰,没有实践,对理论就没有深刻的理解。

“东数西算,美国是做不到的”

此次座谈会上,任正非在回答相关提问时,还提及了中国的制度优势。他表示,中国的社会体制有它独特的优越性,中国的高铁、高速公路、供电系统、电信系统等基础设施已经修到了没有人烟的地方,如果没有国家力量不计代价去做这些事情,农民就不可能脱贫,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。

“中国提出‘东数西算’这个概念,美国是做不到的,因为美国经济是私有制。美国电力网为什么赶不上中国的电力网稳定?中国电力网的规则是科学分布,有人区、无人区都要科学分布;而美国企业只会在能赚钱的地方布点。”任正非说道。

他表示,挪威是世界最富的国家,二十多年前人均GDP就达到十几万美元,但是国家人口太分散,农村就没人建通信基础设施,有些地方看不到电视,电话也很难打通。所以,中国社会主义的优越机制,会使中国的算力有可能崛起。

不过,任正非也提到,先进芯片制造目前在中国还存在困难,华为是用另外的方法弥补芯片上的落后。“我们在圣市建设大型云架构的系统仿真实验室,就是打造我们先进的‘数字化风洞’,通过系统建模、分析、仿真、验证、优化来加快科研的迭代速度。当地有很多优秀的数学家、物理学家,你们要充分利用好。”

最后,当被问及计算机领域应如何跟上时代发展的潮流时,任正非表示,他经常对华为高级专家讲,能不能少点干活,多去看文献,“如果连方向都不清楚,怎么走正确的路?你们看了文献,喝咖啡的时候讲两句,可能就启发了下面的人。”

“在我年轻时代,69岁的美国人乔治·海尔迈耶发明了液晶,人们那时描绘将来做一面墙都是图像。我们那时连电视机都还没有看见过,怎么能理解未来,你想想这个科学的预测有多厉害!现在连液晶墙面也已经没落了。”任正非坦言,人类社会变化不可想象,要感知这个变化,就要多读文献。

Tags: 任正非  华为  研发  经费  替代  开发 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